这里杜馀容 新起了个名叫余铮铮,傲骨铮铮的那个铮铮
混迹全职高手/魔道祖师/盗墓笔记等圈的小透明 日常沉迷张佳乐/薛洋/齐黑瞎 cp站双花/薛晓/黑花,然而我现在非常的杂食 或者乐all/晓薛/黑all(bushi)
一个破写东西的。

【薛晓薛】知与君同

*瞎那啥乱写

*年龄操作好像有点大。。??

*薛洋从良设定

*完全没有按着歌词的意思写



义庄的月光总是透着一股惨劲。像是被蒙在了迷雾里朦朦胧胧的,看不清到底是个什么模样。月下看刀尚看不清刀锋如何,更别说月下看美人了,薛洋这样想到。彼时他正撑着头看着晓星尘,感叹这世上怎么会有长得这么好看的人。

薛洋还记得自己没告老还乡回到义庄的的时候,他带兵在沙场上打仗,那时候晓星尘就在他的身边了。两个人都是将军,也难得一见两个人争功抢名。那会薛洋正是少年意气风发的时候,一眼就看上了晓星尘,两个人划沙场为家,顶着众人各色奇异的眼光也要拥着晓星尘不肯放手。

他记得自己最负盛名的一次仗,他薛洋领着千军从江上浩荡而过,船头的灯笼照的寒江着了火,那些士兵高唱着战歌,士气昂扬。晓星尘一个人混进了敌人的宫殿,扮了女相在舞女中倒是也认不出来,借着敌人靠近的那瞬间一刀刺入他的胸膛。

薛洋差点就没能来的及进去把晓星尘救出来。他看着自己心爱的人满身血污的与那些侍卫厮杀的时候,就像是被人在心头狠狠地凌迟了一般。他几乎是想都没有想就冲了上去和那些侍卫搏斗,眼睛里头闪着恶狠狠的光。终于都解决了之后,薛洋抱着晓星尘跪在满地的血污里,声音颤抖的说,不打了,晓星尘,我们不打了,这拿你的命换来的功名我们就要这一次,绝对没有下次了。

可惜啊,人们都以为是薛洋贪恋能与美人温存而辞的官。坊间鲜少有人知道晓星尘将军就是大名鼎鼎的,和薛洋将军共赴沙场同生共死的七尺男儿晓将军,只当晓星尘是个同姓的难得一见的绝世美人,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的,就有了英雄美人的传言。

薛洋也还记得自己在街头流浪的时候。那时候晓星尘还只是一个负责巡城的兵,有天晚上正好在皇城城墙那里巡逻的时候,碰见了薛洋。这小孩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爬到了皇城城墙顶尖尖的地方,一个人抱着腿默默地坐着,看的晓星尘胆战心惊,急忙喊他下来。可是他薛洋又怎么会是好好听话的人呢,他无动于衷地坐着,只是稍微偏了偏头看了晓星尘一眼。他早就听人们说人间最孤寒的地方就是那皇城里头,每天在天子脚下求生的薛洋自诩也算是把冷暖都看饱的人,没想到哪怕这皇城的小小一隅也比他看过的冷暖要冷上一点。薛洋看着看着就想起没多久前的花灯节,各家父母带着给各家小孩在街上游玩,听说皇帝也在其中微服私游,于是他和别的乞儿只能躲在小街角里头,连头都不许探出来。他就仅仅因为探了个头就被卫兵拖到一个更黑暗的地方毒打,还被砍去了一根手指。虽然后来皇帝听说后也把那些卫兵狠狠地打了一通,作为惩罚还砍去了他们两根手指。就算这样也抵不过我撕心裂肺的疼啊,这人间真是亏欠我太多了,薛洋这样想到。

边疆那里燃起的狼烟在薛洋的角度能依稀的看见一点,还只是个小孩儿的他立了雄心壮志要成为一代英雄,不让这焦土山河再燃烽烟,他要侵略别国,他要让这天下统统归一,然后再讨一块封地告老。还没想完,就被晓星尘揪住了衣领敲了敲脑袋。被他背下城墙时候,薛洋还在脑子里规划自己美好的未来——当他彻底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发现晓星尘正在试图一只手拖着自己,另一只手抓着薛洋的手往他的脖子上拢。薛洋领了晓星尘好意,两只手环住晓星尘的脖子,想了想,又把头低了下去,埋在晓星尘的脖子里。“你想参军吗小朋友?”晓星尘突然发问。见薛洋没打算回答,他又自顾自的说下去,“我看你刚刚看见我的时候,眼睛里闪着光。但是我只是一个小兵,没法向上面举荐你。”薛洋还是没有说话。晓星尘正打算继续开口的时候,听见薛洋以一种非常小的音量说道:“是也不是。我……我想当个大将军,能为这家国扩张疆土。但是我看见你眼里会闪着光是因为……”薛洋的音量渐渐地低了下去,晓星尘微微侧了侧耳,就听见一句像是惊雷一样炸在他心头的话——“是因为……你是我从出生到现在唯一一个在担心我,还把担心付诸行动的人。”空气一时间彻底安静,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在悄悄的起伏。“等我到了能参军的年龄,你还会在这儿吗?”薛洋悄悄的问道。晓星尘没有回答。

等到薛洋参了军,凭借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的往上走,他终于快成为将军了。只是在这么多年中,他一次都没有碰到过在自己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给自己打开光明世界的那个人。他每天都在四处打听那个人的名字,只不过一无所获。有一回在打仗的时候,上头把他叫进军帐,就这么当场把他封成了大将军。帘后转出一个人,正是当年背着薛洋下城墙的人。“来来来,你们互相认识一下,晓星尘,这是薛洋,薛洋,这是晓将军。”说完,就留下他们两个人在军帐里无言相对。

“我是将军了,我也终于知道你的名字了,晓星尘。”

“我在这里等你,等了好久。”

薛洋和晓星尘并肩而行,直直的冲向敌人的腹地,杀了个片甲不留。人们载歌载舞地看着这两位将军,为自己终于能摆脱那没有人权的统治而高兴。写着薛字和晓字的征帆迎着风不断地飞扬,千军万马都在薛洋和晓星尘的身后,看着这两个将军双枪双马的取了敌人首级。

  

月下的美人晓星尘终于被薛洋盯的恼了,起身欲走,牵动了被薛洋一不小心按住的衣袖。薛洋借着这个优势,急忙更用力的捉住晓星尘的衣袖,朝人撒娇,说道:“晓星尘~你别走呀,你说好今天陪我在这里坐一晚上的~”“谁要陪你在这里喂蚊子!”晓星尘的耳朵微微的泛着点红色,“我还不如练练剑法!”“哎,想当年咱们在一起打仗的时候,你就算和我一起躺在草地上都不会觉得脏,就算我盯着你瞧了一整晚你都不嫌我烦,怎么这会我们好不容易安定下来了,我才看了你一两个时辰你就要走。”晓星尘被薛洋撒娇撒的心软,终于肯坐下了继续陪着薛洋喂蚊子。“晓星尘,你会不会后悔那天遇见我?”薛洋突然目光直直的看进晓星尘的眼睛里,问出了藏在他心底多年的问题。。“不会。”晓星尘答得干脆而利落,眼神一点也不带躲闪的对上薛洋的目光,“和你一起经历的千金博一笑,扮做跟随琴师赴鸿门一宴,被刀枪指着的所有日子,我都很庆幸。因为是我陪在你身边,而不是别人。”

种种往事皆如云烟过眼,都被史官一一记载入典,这些种种,都是我要和你同衾同穴的证言,断不会有假。

薛洋当年在全天下最清冷的皇城城墙上被冰雪覆盖的五脏六腑,那些冰雪在这一天之后彻底化开。整个胸腔里头,只有一个念头——我要和晓星尘生生世世。

薛洋头一回拉着晓星尘告老还乡的时候,皇上说,你们再帮我打一场胜仗吧,这一仗之后,就是繁华好人间。无论怎样我都不会再召回你俩打仗了,我也不想打了。薛洋看见了皇上隐隐约约的白发,朝着皇上三顿首,说:“谢王上当年替我报仇之恩。”说完,便和晓星尘一同告退,换上戎装,领着那些从一开始就跟着他和晓星尘的人,策马扬鞭,飞赴沙场。那些人还和以前一样,被要求退在后方。他们看着每一次都是轻轻松松地打胜仗的两位将军,一个个都红了眼眶。

“晓星尘!打完了,咱们收拾收拾回家吧!”

“好,我们回家。”

 


评论
热度(30)
© 余铮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