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杜馀容 新起了个名叫余铮铮,傲骨铮铮的那个铮铮
混迹全职高手/魔道祖师/盗墓笔记等圈的小透明 日常沉迷张佳乐/薛洋/齐黑瞎 cp站双花/薛晓/黑花,然而我现在非常的杂食 或者乐all/晓薛/黑all(bushi)
一个破写东西的。

【薛晓(薛)】临川唤渡(五)

(一)  (二)  (三)  (四)

*OOC高亮,假的薛洋洋和晓星星(我说真的)

*薛洋晓星尘保留部分前世记忆设定

*HE!!!薛洋和晓星尘要好一万年!!!

*晓星尘&宋子琛医校在读同学设定(虽然我觉得我八成不会再写到宋道长了)

*没有脑子没有大纲瞎○○乱写  :目

*妄图有剧情但看起来还是只能流水账

*撞梗我的

 

 

 

 

5)“晓星尘学长,我有一件违反校规的事情想和你谈一下。”

夜晚就在这样的默默无言中渡过了。第二天一早,薛洋甚至都没有履行自己说要送晓星尘的承诺,而是让金光瑶代劳开车送晓星尘去了火车站。因为想找一个正当理由把晓星尘的外套留在自己身边,就假借没有来的及把晓星尘的外套洗干净这个理由,让金光瑶给晓星尘找了件衣服穿着;而晓星尘不自知的带走了薛洋的外套,里面有一封薛洋放进去的信。

晓星尘几乎是在上火车的同时收到了一封来自陌生号码的短信——“一路顺风。”

薛洋知道晓星尘是为了让自己好好学习步入自己生活的正轨才说出那样的话,但是他是薛洋啊,怎么可能是那样天天向上的人呢。

他还记得当年因为多次和人打架而被学校劝退的那一天。那个对好学生和颜悦色的校长像看社会毒瘤一样厌恶地看着自己,面部表情充分的传达出他想要戴上防毒面具穿上防护服,再把薛洋用过的课桌椅丢进焚化炉,把他存在过的地方彻底消毒。

薛洋对此早就见怪不怪了,哪怕是金光瑶,也是因为有求于自己才笑脸相待,若是哪一日两人之间的利益关系不复存在了,自己怀揣着那么多金家的秘密,也不知道能活到几时。

他记得自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那里,也记得当年讲台上站着的一位来给他们做演讲的,刚刚毕了业上了医校的学长在为自己求情,尽管自己当时埋着头睡觉根本没有抬头看看那位学长长什么样。

薛洋突然开始思索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会为一个素未谋面的人求情呢?又或者……

根本不是素未谋面呢。

晓星尘看着火车窗外不断移动的景色,满身的书卷气惹了好几个小姑娘来搭讪,但都被他以一副老好人的姿态回绝了。

晓星尘发现自己有一些想薛洋了。他开始想念他狂放不羁锱铢必较的少年心性,开始想念他笑起来的时候会露出来的小虎牙,开始想念他并不是那么好的嗜甜的小喜好……

算了,晓星尘想,虽然薛洋对自己表现的十分热情,也不能代表他的取向和自己一样,还是先好好学习吧。

火车即将到站的时候,晓星尘再度收到了那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

“晓星尘学长,我有一件违反校规的事情想和你谈一下。”

晓星尘手一抖,点到了通话界面,并且几乎是在同时,电话就被对面接通了。

“晓星尘学长,我全都猜出来了。”薛洋带着笑意说道,“我很开心哦,原来我们这么早就遇见过了,你应该早就认出我了吧……居然还和金光瑶那小矮子联合起来像装作第一次见我,真的是……”

晓星尘打断了他,“阿洋,”他随着下车的人流朝着出站的方向走去,“你真的想好了要做出这样的决定吗,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好,我……我只会读书,不会做饭……我……”

电话那头的薛洋笑了,“我都知道,晓星尘,我都知道,你不会没有关系,我会就好了;至于你会的,我也会尽力去学会,不管是什么事情你都可以告诉我。我虽然没有你年长,但是也是你可以选择依靠的对象。”

“我是真的喜欢你,是真的想和你谈恋爱,以更喜欢你为目的,永无终日。”

这是一番完全不符合薛洋年龄的发言,它有成年人的深思熟虑,像惊雷一样炸在晓星尘面前。

“在你完成你想要完成的学位之前,我不会打扰你。如果在这段时间里你忘记了我,我不会有任何怨言,就当是我上辈子骗你换来的报应,但我会一直喜欢你,无比喜欢。”

“但我还是想和你在一起,所以,请记住我。”

火车站浩浩荡荡的人流里,晓星尘怔怔地站住了,几乎要滚下泪来。


评论(6)
热度(37)
© 余铮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