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杜馀容 新起了个名叫余铮铮,傲骨铮铮的那个铮铮
混迹全职高手/魔道祖师/盗墓笔记等圈的小透明 日常沉迷张佳乐/薛洋/齐黑瞎 cp站双花/薛晓/黑花,然而我现在非常的杂食 或者乐all/晓薛/黑all(bushi)
一个破写东西的。

【薛晓(薛)】临川唤渡(四)

(一)  (二)  (三)

(超链接学习中点不开就算啦!)

*OOC高亮,假的薛洋洋和晓星星(我说真的)

*薛洋晓星尘保留部分前世记忆设定

*HE!!!薛洋和晓星尘要好一万年!!!

*晓星尘&宋子琛医校在读同学设定(虽然我觉得我八成不会再写到宋道长了)

*没有脑子没有大纲瞎○○乱写  :目

*妄图有剧情但看起来还是只能流水账

*撞梗我的

 

 

 

 

4)“……还有,不管你最后选择了哪一条路,我都会在尽头等你。”

薛洋家的窗台正面对着整个小区最大的广场,他站在窗前的时候,能够看到广场上的人走来走去,有的时候也有小小的动物能出现在薛洋的视野里。薛洋喜欢这种居高临下的感觉,仿佛一切事情都能在他的掌控之中。窗外有晚风吹过,吹的楼下树上的树叶沙沙作响,薛洋的思绪也随着这阵风飘的有些远,当晓星尘敲了敲薛洋的房门的时候他才刚刚回神。也许现在这一切事情应该包括上这个突然出现的晓星尘,薛洋这样想着。

薛洋收回自己在空中飘荡的有点久的思绪,转身给晓星尘开了门。不过他显然还没有彻底回过神,因为他忘了收起自己脸上有些吓人的表情——那是他常年面对外人时才摆出的表情,是一副隔岸观火作壁上观的表情,又带着一点悲天悯人的救世主姿态在里头,仿佛自己才是这个世界的创造者一般——然而在晓星尘看来,这几乎是一副抗拒到了极点的表情。他一时被这表情惊讶到,他从来没有见过什么人在他面前露出过这样抗拒的表情。晓星尘思考了一下自己是不是在什么地方得罪了薛洋,最后只能得出是自己在他家里呆的时间可能有些长了,可能从来没有什么人在他的家里不光渡过了一个晚上甚至还给他做了一顿饭。晓星尘看了看窗外已经亮起的路灯,想了想自己如果坐车回到医校宿舍要花的时间,尴尬地咳嗽了一声,开口道:“我住的地方有点远,今天晚上我能不能借用一下你家的客房?”这生疏的语气才彻底把薛洋的神思给拉了回来,他才反应过来自己脸上的表情没有收好,连忙重新摆出一张满是笑意的脸,用甜甜的语调回答道:“当然可以啦!你想住多久都可以!”这样符合他少年心性的语气落到晓星尘的耳朵里,却一时让他有些分辨不清。他薛洋到底该是明媚阳光的少年,还该是阴暗沉抑的少年,这个问题在他的脑海中徘徊,他决定等到晚上再好好思考。他朝薛洋点了点头,帮他关上了门,转身走向了客房。

薛洋的脑海中突然冒出了一个让他感到害怕的念头——他想要成为一个好学生,他想要做他这个年龄该做的事。这个念头吓了薛洋一跳,他从来不是什么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人,相反,是一个从小打架和吃饭一样平常的人,自己是为什么会跑出这样不像他能想出的想法来呢。

不过这些乱七八糟的点子和问题并没有在薛洋的脑海中停留很久,因为金光瑶十分难得的给他打了个电话:“薛洋,你刚刚差人送来的那个小东西,打伤了我三个安保跑走了。你说说怎么办吧。”薛洋刚刚还笑着的脸色一下就变得阴郁无比,“呵,这可有点不得了啊。等着吧,看老子要他们好看。”挂了电话,薛洋随手抄起一件外套出门。走到一半像是又想起什么一样又转身回到自己房间写了张纸条放在茶几上,也没发现自己身上的外套对他来说有点大,头也不回的走出了门。

他们这些小混混之间虽然总是在打架抢地盘,似乎不会有什么意见统一的时候,但是唯一有一个地方,那是谁都不敢抢的——他们专用来有怨报怨有仇报仇的地方。薛洋想着那小伙子应该是想找他抱怨报仇的,所以就朝那个地方走了过去。他还真算对了,那个早上刚刚被他教训过的想要抢他地盘的小子就在那个地方等着他。脸上还带着自己早上弄上的伤,和刚刚与三个安保打斗的时候受的伤。

“怎么?对我送你去的地方不满意?需要我再帮你换一个吗?”薛洋“笑意盈盈”地问道。

对面的人一言不发。正当薛洋还想说点什么的时候,对方直接一拳砸了上来。薛洋眼疾手快地躲开了这一招,“诶,别那么急嘛,古时候两人打架可都是要报上名号的,你知道我叫什么,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先给你小爷我报个家门咱们再过招。”

没有一丝一毫的停顿,他几乎是在报出自己名字的同时又朝薛洋打了过去。“常萍。”

薛洋几乎是在一瞬间就红了双眼,不顾自己身上还没好的伤就冲上去和常萍扭打作一团。

晓星尘其实在客房盯着天花板发呆,所以当他隐约听见薛洋关上门的声音时,急忙跑出来想要确认是自己听错了,可惜,他看见了茶几上薛洋留给他的纸条。他左思右想也不能知道薛洋能去哪里,只好再度麻烦金光瑶。

“他又去打架了?”金光瑶装作不知道的样子,“这样吧晓先生,我现在刚好在薛洋家附近,我应该能猜出一个地方。”晓星尘走到薛洋的卧室,想要披上自己的外套,却发现自己的外套不知道到哪里去了,床上只剩下了薛洋原本穿在外面的深蓝色的外套。因为怕薛洋没穿外套且自己又一时半会不知道自己的外套在哪里,只好先披上薛洋的外套出门。

金光瑶和晓星尘找到薛洋的时候,薛洋和常萍的架打的几乎是要你死我活的地步。晓星尘和金光瑶急忙上前拉开他们两个。晓星尘被还想要朝常萍冲过去的薛洋结结实实的撞了个满怀,随后便感受到一只气焰嚣张的洪水猛兽在自己的怀里瞬间失了气焰成了一只委委屈屈的小猫。金光瑶像提溜着小鸡一般提着常萍的衣服,说,“多漂亮一张脸蛋儿,怎么想不开要和别人打架呢?”转头朝薛洋说道:“这个人我收下了,以后想看可看不到了哦?”说完也不顾薛洋在晓星尘的怀里是点头还是摇头,也不管常萍在一旁拼命挣扎,就像提了一件衣服一样轻松地提着他往自己停车的地方走过去。

其实薛洋和常萍打架是占上风的,不过因为中午受了宋子琛一拳,这才被常萍打到几拳,但一直忍着没有喊疼。他总是这样,不管受了什么伤都一个人咬着牙撑着,他年少的灵魂被他自己揉作一团随意的丢在他躯壳的某一个不知名角落,对外展现出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皮囊。

晓星尘能感受到怀中人的灵魂在角落里缩成一团疼的瑟瑟发抖。薛洋被晓星尘护在怀里,这几乎是他头一回感受到这样的温暖,让他有一股想要在晓星尘的怀抱里放声大哭好好诉一番苦的冲动,但是他不能。薛洋推开了紧紧抱着自己的晓星尘,视线在晓星尘身上披着的看上去是自己的外套上停留了一会,又看了看被自己裹在身上已经在和常萍打的那一场架当中弄脏了的很显然是晓星尘的外套,“……我……欸算了,我们先回去再说。”

在和晓星尘回家的路上薛洋一直沉默着,但是却想了一路的事情。自己不能再拖累晓星尘了,薛洋这样想道。“晓星尘,”薛洋转过身,“明天……你是不是该回去上课了……”晓星尘愣了两秒,点了点头。薛洋又接着说,“那要不……我明天送你去火车站吧?”“好。”晓星尘答道。

两个各自怀着不同的心事的人并排走在深夜的大街上,默契地沉默着,也默契地保持两肩相隔一个拳头的距离。

到了薛洋家门口的时候,晓星尘突然开口了。“薛洋。”是难得的严肃语气,“也许你觉得自己不够格成为一个和你现在年龄相仿的人,所以你选择了当一个有许多追随者的小混混的头;又或者你有什么一时半会不能说出来的秘密导致了你成为这样一个人。但是我有几句话想告诉你,我只和你接触了这么几个小时,又或者我还有和你上辈子在一起过的那么多天的记忆,你也许可以尝试往正道上走走。……还有,不管你最后选择了哪一条路,我都会在尽头等你。”

薛洋像是中了僵直咒一样直挺挺地立在那里,手里拿着的钥匙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评论(10)
热度(40)
© 余铮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