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杜馀容 新起了个名叫余铮铮,傲骨铮铮的那个铮铮
混迹全职高手/魔道祖师/盗墓笔记等圈的小透明 日常沉迷张佳乐/薛洋/齐黑瞎 cp站双花/薛晓/黑花,然而我现在非常的杂食 或者乐all/晓薛/黑all(bushi)
一个破写东西的。

【薛晓(薛)】临川唤渡(三)

*名字打算就这么定了

*OOC高亮,假的薛洋洋和晓星星(我说真的)

*薛洋晓星尘保留部分前世记忆设定

*HE!!!薛洋和晓星尘要好一万年!!!

*晓星尘&宋子琛医校在读同学设定(虽然我觉得我八成不会再写到宋道长了)

*我真的不会写文求您不要嫌弃

*妄图有剧情但看起来还是只能流水账

*撞梗我的

*想要好好把这文写下去了液!

 

 

 

 

 

3)“我对有你的余生充满期待。”

伤口是没有什么事,养一养就好了。但是薛洋缺失的小指不断地在晓星尘的脑海里回现。他再次把视线投到薛洋被被子围起来的熟睡面容上,薛洋这一辈子到底是怎么样的人,又是因为什么会像上辈子一样左手又失去了小指呢。诸如此类种种,晓星尘的思绪就像是缠绕在一起的耳机线,不想理,但又不敢剪。

算了,晓星尘想,想这么多还不如收拾收拾给薛洋做顿饭。正当他准备起身去厨房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外套的一角被薛洋死死的攥紧在了手里,哪怕是在睡梦中都不肯放手,直攥的手指骨节泛白。晓星尘没有办法,只好小心翼翼的把外套脱下来盖在薛洋的身上,尽量不发出声音的离开了薛洋的卧室走向厨房。薛洋家的隔音效果很好,晓星尘虚虚掩上薛洋的卧室门,再拉上厨房的门,在隔了一个客厅的薛洋的卧室甚至听不见晓星尘偶尔不小心发出的声响。

但是听不见,不代表薛洋不会醒来。

在晓星尘合上厨房的门的时候,薛洋就睁开了双眼。当然,了不起的隔音效果加上被虚掩着的卧室门让他以为晓星尘是合上了他家的大门。阴差阳错的,薛洋大脑海中又一次重放起上辈子他被晓星尘一剑刺入腹部的那段记忆,他抓着手上晓星尘留下的外套,也没打算起床确认一下自己有没有听错。他不想,也不敢。就这样,他望着干干净净的白色天花板,像个七岁的小孩儿一样,不出声地哭着。

于是当晓星尘推开薛洋的卧室门时,看见的就是一个哭累了蜷在一旁睡着的薛洋。晓星尘满脑子的问号又多了几个,但是一时半会他不想去管这些问号。他把薛洋强行翻了个个,让他面朝自己。薛洋本来也没怎么睡熟,被晓星尘这样一翻,也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那双明亮如星的双眼里头闪着的泪光惹的晓星尘鼻头一酸,把委委屈屈的人儿整个搂在怀里,还不忘了拿起外套裹在薛洋的后背上。他像哄小孩儿一样拍了拍薛洋的后背,问道:“怎么了?是做到噩梦了吗?”薛洋整个人埋在晓星尘的怀里,小小地摇了摇头。晓星尘这人本来也不怎么会安慰人,一时半会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人,只好抱着薛洋接着拍着他的后背。薛洋小小的抽泣了几声,哽咽着说道:“晓星尘,我以为你把我一个人丢下了。”薛洋这样想着,刚止住的眼泪险些又要滚落下来。晓星尘闻言,心中怔了怔,把怀里的人搂的更紧了点,张了张嘴,却一时半会想不到什么合适的称呼,只好叹了口气,接着拍了拍薛洋的后背,想了想才说道:“脑子里别冒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了,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养好伤。你最不用担心的就是我会不会离开你,阿洋,我对有你的余生充满期待。”

晓星尘的话音刚落,薛洋脑海中已经噼里啪啦地炸起了烟花,炸的他一阵一阵的发蒙。原来像晓星尘这样洁白无瑕的人也会说出这种话来吗,原来他这样看上去不问世事清清冷冷的人也会用这样充满着爱意的语气和我说话吗,薛洋想着,伸出手抱住晓星尘,埋在晓星尘怀里闷闷地说:“见了小爷我哭,那就是我的人了,再不准跑了。” 晓星尘看着怀里的人轻轻的叹了口气,“好,我不跑。”抱着薛洋的手又紧了紧,又接着说道,“好啦,自己收拾收拾出来吃饭吧。”说完,低下头亲了亲薛洋头顶的发旋儿。起身去薛洋的衣柜里头翻了翻,找了几件衣服搭在薛洋的床边。

等薛洋收拾好从卧室出来的时候,晓星尘已经收拾好餐桌摆好饭菜在等薛洋了。薛洋看着自己百八十年不带动过的厨房被收拾的干干净净有了生气,常年充斥着外卖包装袋的餐桌终于被收拾干净并且还摆上了冒着热气的饭菜,忽然就有了一种自己被上帝眷顾的错觉。薛洋一时有些手足无措,甚至不知道自己应该坐在那里,或者双手应该放在哪里。

这顿饭吃的两人都有些尴尬。薛洋见晓星尘不说话,还以为自己的什么所作所为让晓星尘讨厌了;晓星尘见薛洋坐的拘谨,还以为是自己做的饭不好吃。两人几乎是同时搁下了筷子,又几乎是同时开了口:“呃……”“那个……”于是又十分有默契的同时闭上了嘴。见对方不说话,又开口说了一句一模一样的话:“我是想说……”晓星尘绷不住先笑了出来,朝薛洋打手势让他先说,薛洋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是想说,今天谢谢你的饭了。我……”薛洋又思考了一会,实在想不出自己还有什么不会污了晓星尘耳朵的词汇,只好讪讪的闭上了嘴。晓星尘见他一副窘迫的模样,嘴角弯了弯。当他低头收拾起碗筷的时候,他决定试探一下薛洋到底是不是像金光瑶说的那么不堪,便装作不经意的对薛洋说:“阿洋应该上高中了吧,如果作业还没写完的话该去写作业了。”他能感受到薛洋的身影顿了顿,右手的影子似乎覆上了左手的影子。“……好,那我先回我的房间了。”薛洋这样应对到。难不成是因为左手有残缺的缘故不能上学?晓星尘这样想到。

薛洋一回到自己的卧室,也不顾什么晓星尘还在外面所要顾及的矜持,气势汹汹地给金光瑶打了个电话。对面刚刚接通,薛洋就劈头盖脸的把他骂了一通。搞得金光瑶一脸莫名其妙,最后好不容易在一大串没有营养的骂人词汇当中提炼出了点有用的信息,只好苦笑着回答:“我是告诉他你就是个不学无术的小混混,这点你不能反驳吧。啊顺便,他刚刚还问了问我你的小指是怎么回事,不过我没告诉他你的小指是为什么,咱能不血口喷人吗?不过你要好好考虑一下到底要不要告诉他了,他今天可是把你全身都看了个遍的,你说你这么明显的一个地方他不好奇才是见了鬼。”薛洋沉默了一会,然后挂了电话。

他站在自己卧室的窗户旁边,摸了摸下巴,开始思考为什么自己一旦面对上晓星尘就会满脑子一团浆糊,仿佛除了抱着他晓星尘撒娇自己就不会干什么别的事情了。是时候来一点改变了,薛洋这样想到。


评论(7)
热度(37)
© 余铮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