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杜馀容 新起了个名叫余铮铮,傲骨铮铮的那个铮铮
混迹全职高手/魔道祖师/盗墓笔记等圈的小透明 日常沉迷张佳乐/薛洋/齐黑瞎 cp站双花/薛晓/黑花,然而我现在非常的杂食 或者乐all/晓薛/黑all(bushi)
一个破写东西的。

【薛晓(薛)】临川唤渡(二)

*名字瞎起的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改了

*OOC高亮,假的薛洋洋和晓星星(我说真的)

*薛洋晓星尘保留部分前世记忆设定

*HE!!!薛洋和晓星尘要好一万年!!!

*晓星尘&宋子琛医校在读同学设定

*我真的不会写文求您不要嫌弃

*妄图有剧情但看起来还是只能流水账

*撞梗我的

*我觉得按我这个脑子不知道要要熬多少年才能熬出个三来你们看看就算了

 

 

2)“是你把我带回来的吗道长!”

薛洋把手里拿着的东西往地上一丢,上前就揪住了金光瑶的衣领。不过很显然老天爷并没有打算给薛洋动手的机会,因为正当他抡起拳头打算往金光瑶脸上砸过去的时候,身后大开的门口有人咳了咳。薛洋转身,看见晓星尘被宋子琛护在身后,那咳嗽就是从他嘴里发出来的。也不知道触到了薛洋哪片逆鳞,眼珠子里头像是要逬出火焰,开口就是朝人挑衅的语调:“这位宋先生如此护着这位晓先生,想必两人的关系也不同寻常咯?”宋子琛一听这话,便气的要打薛洋。薛洋也不躲,就直着身接下了他这一拳。宋子琛也没料到薛洋不躲,本来就是一个孔武有力的人,这一拳也本是用了十成十的力量做出来吓唬人的,结果生生砸到了薛洋身上,自然是砸的他吐了好大一口血。

“呸。”薛洋吐了口血沫子,“下这么狠的手,想必是我说对了。”金光瑶在后方挑了个好姿势坐下,翘起二郎腿看起眼前现成的戏来。“星尘见你是个面熟之人才乐意来此一遭,谁成想这面熟之人倒是这副令人生厌的模样,也不知道是星尘那辈子的冤家。”宋子琛被薛洋这话激的一怒,将晓星尘千叮咛万嘱咐他不能说出去的话全都忘到了脑后。薛洋听到面熟二字愣了愣,道:“面熟?真巧,我瞧这位晓先生也面熟得很。指不定不是哪辈子的冤家,倒是这辈子的夫妻呢。”宋子琛啐道:“就你这一副地痞流氓样,夫妻?做你的白日梦去!”

“诶诶诶,各位。”金光瑶突然就打断了这场对话,笑意盈盈地说:“我请各位来是来吃饭喝酒交个朋友的,不是来打架的。倒是这位宋先生,您说您这饭还没吃上一口的,倒是把我朋友给狠狠打了一拳,这账……不好记啊。”金丝边眼镜后头闪着一丝丝不善的光芒。四人之间陷入了一阵沉默,从进了门厅就没怎么说过话的晓星尘突然在这时候开了口:“我不知道金先生是从哪里得知我的信息的,但显然,你这位让我感到面熟的小伙子显然会让我和挚友之间的情谊变得扭曲不清。那看来这顿饭我们只能恕不奉陪了。”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以为我金光瑶是干什么吃的。”金光瑶摘了眼镜放在餐桌上,“要不是顾及我朋友的面子,你长得这么白白净净的,我早就下手绑人了,你们现在就是被绑在在楼下一间小黑屋子里头,饭都不一定有的吃。要不是他薛洋和我念叨了这么多年的人长得像你,你还想体体面面的进到这四海藏娇,想上顶层这清风朗月包厢和我面对面坐着吃饭?”他坐下翘起二郎腿,还想说点什么,却被薛洋打断了,“小矮子,放他们走。”金光瑶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但良好的自我修养让他打住了想要揪着薛洋领子揍他一拳的想法。“你不后悔?”他只问了一句,在看到薛洋点了点头之后,就对着晓星尘和宋子琛说,“你们走吧,回到你们的城市,今天的事我会来了结的。”

宋子琛拉着晓星尘走出包厢,却又被晓星尘拉住了脚步,“子琛,你刚刚把人打成那样,连一句道歉都不说吗?”正打算继续说下去,就听到还没有关严实的门里头传来一声人体轰然倒地的声音。刚刚那个面色不善的金光瑶急匆匆的推门出来,就看见了两人还在门前,面色变得更不善了,“你们怎么还在这里,不是让你们快走吗?不怕我们反悔?”晓星尘说道:“金先生,我是学医的。”眉头不自觉的皱了皱。局外人金光瑶看的清清楚楚,心下了然,改了不善的面色,说道,“成啊,晓先生,不过这包厢里不好收拾,我开车载你去他家吧。”“不行!”宋子琛想要阻拦。晓星尘头也不回的和金光瑶向包厢走去,“子琛,是你打伤的人,不是我。”他说道。宋子琛登时便愣在了原地,原本两人同一孤儿院出身,院长见他晓星尘生的纯良,又和自己玩的亲近,便嘱托自己日后要多多照拂他。哪成想自己照顾了这么多年当亲弟弟看待的人居然会为了一个刚刚认识没多久的小子要和他翻脸?“晓星尘!”宋子琛也没想到自己会朝他吼出声来。“如何?我说的可有半句失真?”晓星尘也没有想到自己多年的好友居然会不想承认自己打伤了人这件事,一时也有一些气恼,本来没想呛他的话也就这么说出了口。

人生嘛,本就是这般起起伏伏。

“晓先生,我觉得吧,我们是耽误不起这么多时间的。”金光瑶拖着薛洋出来,打断了两人剑拔弩张的氛围。晓星尘转过身,说道:“那麻烦金先生载我一程?还有子琛,你……明天先自己回去吧。”

坐到车上后,金光瑶用带着点玩笑的语气说道,“晓先生可真是大义灭亲啊?”晓星尘坐在后座扶着薛洋,像是怕吵到他一样,轻轻地开口道:“金先生,说来你可能不信,我还存着点上辈子的记忆。”在前面开车的金光瑶挑了挑眉毛,没做声。晓星尘见他不接话,也自顾自的说了下去:“他上辈子似乎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当我站在第三方视角看我残存的记忆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他在那几年里指使我去杀的都是在背后啐过我眼瞎的。”金光瑶打断了晓星尘的话,“所以你是觉得他……”“也许至少在那几年里头,他算是个好人吧。”晓星尘望着车窗外面飞驰而过的风景,当金光瑶因为等红灯停下时,又说道,“他这一辈子……看他对你这样,应该也惹了不少事出来吧。”一时间车内的时间仿佛凝固了几秒钟,金光瑶的视线一直在后视镜中晓星尘的脸上。见红灯变成了绿灯,才把视线从后视镜上收回看路,算是默认了晓星尘的话。

车上的寂静一直到了薛洋家楼下才结束。金光瑶转头看向晓星尘,开口道:“晓先生,我没有上辈子的记忆,所以我也不知道薛洋上辈子是个怎么样的人。但是这辈子既然是你们两个有着上辈子的记忆,我觉得也许是上天想让你们两个再次相逢。要是真像你说的薛洋上辈子真的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那也许这辈子她就是想让你来拯救他,让他不要再像上辈子一样。我不知道你们曾经是怎样的关系,但现在,晓先生肯出手相救,我很感激。”他的脸上挂着标志性的微笑,若是认识他的人绝对会对他这番话感到奇怪,原来这样一个两面三刀的人还会有这样说着感谢的话语的一面。

金光瑶帮着晓星尘把薛洋弄进了家门,晓星尘看着薛洋家里随处可见的糖罐想到了自己因为有上辈子的记忆而随身带着的糖,弯了弯嘴角,说:“我上辈子记忆的里头,我每天都要给他糖吃。”金光瑶想了想自己从小被薛洋压榨给他买糖的日子,点了点头说:“这点看来倒是也没有变。”把薛洋在床上安顿好了之后,金光瑶又说道:“晓先生,这家伙能不能改邪归正,就靠你了。我还有点事情,先走一步。”晓星尘谢过金光瑶的帮忙,像是本来就是薛洋家里的主人一样送他出了门,见薛洋还在睡着,轻手轻脚的走到厨房去烧水。去卫生间拿热水瓶的时候,晓星尘几乎要被满地的绷带吓到。原先只觉得这薛洋会和上辈子一样打打杀杀,但没想到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场景,他哪怕是这辈子都是受了伤一声不吭,连伤口都是自己草草处理了事。

晓星尘收拾了盆热水,打算给薛洋擦一擦脸。撩起薛洋挡在额前的头发后,他有一丝的愣神,这张脸和他记忆中的脸几乎是一模一样。这是一张年轻而讨人喜欢的面孔,可以说是英俊的,鼻梁秀挺,薄唇透出浅浅的红色,七分俊朗,又有着三分的稚气。而薛洋恰在此时醒了,睁着那一双明亮如星,熠熠生辉的眼睛。当他看见坐在床边的晓星尘的时候,像个孩子一样的,咧开嘴,开怀地笑了,露出他那可爱的几乎有些稚气的小虎牙。

“是你把我带回来的吗道长!”他最终还是抑制不住自己的欣喜,当他看见自己日思夜想连梦里都在不断出现的那个人就在自己面前时,那双眼眸中的欢喜就快要满溢出来。他几乎是从床上弹起来的,晓星尘点了点头,又把薛洋按回被子里,给他掖了掖被角,对他说:“是我。你现在先不要管那么多,先好好睡一觉,我给你看看伤。”也许是觉得薛洋不会那么听话,晓星尘从口袋里拿了颗糖放在薛洋的枕边,又接着说道,“好好睡一觉,睡醒了再吃糖。”薛洋乖乖听话地闭上眼睛睡觉了,晓星尘等他睡熟了才开始给他检查伤口,当看到他左手还是缺了一根小指的时候,仿佛一道晴天霹雳打在晓星尘面前,他急急忙忙给金光瑶打了个电话。

“金先生,很抱歉我又来打扰你。我想问问薛洋的左手是……”金光瑶却用一种极其冰冷的语气说:“对不起,这件事我不能告诉你。如果薛洋他能认可你,他自然会告诉你的。”“……好的,我知道了。”


评论(2)
热度(36)
© 余铮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