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杜馀容 新起了个名叫余铮铮,傲骨铮铮的那个铮铮
混迹全职高手/魔道祖师/盗墓笔记等圈的小透明 日常沉迷张佳乐/薛洋/齐黑瞎 cp站双花/薛晓/黑花,然而我现在非常的杂食 或者乐all/晓薛/黑all(bushi)
一个破写东西的。

【薛晓(薛)】临川唤渡(一)

*名字瞎起的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改了

*OOC高亮,假的薛洋洋和晓星星(我说真的)

*薛洋晓星尘保留部分前世记忆设定

*HE!!!!薛洋和晓星尘要好一万年!!!!!

*晓星尘&宋子琛医校在读同学设定

*我真的不会写文求您不要嫌弃

*妄图有剧情但看起来还是只能流水账

*撞梗我的。

*我觉得按我这个脑子不知道要熬多少年才能熬个二出来你们看看就算了

 

 

 

1)“你长得……有些像我的一位故人。”

薛洋接到金光瑶的电话时,正领着几个手下收拾在自己地盘上叫嚣的小混子。他脚踩在其中一个的脑袋上,接通了电话。“成美……”“我说了不要叫老子成美!!”对方还未说出口的话都被少年的怒吼给下回了肚子里,“咳咳,那,阿洋啊……”没有说完的话又再次被打断,“呸!谁给你的胆子这么叫我!!”听筒里又是一阵沉默,“成成成,薛洋,你小子给我听好了,今晚八点,四海藏娇顶层清风明月见!不来你就是老子孙子!”“哎,成。这才像小矮子和我说话的语气,等着你爷爷啊。”

薛洋把脚从脚下那人的头上移开,蹲下身挑起那人的下巴,说道:“小子,你知道我为什么今天不杀你吗?”眼前那人的眼中闪着倔强的光芒。“呵,你当然不知道。瞧瞧你这张小脸,”他将嘴凑到那人耳边,“真想把你摁在床上。”说完,薛洋站起身来,拍了拍手,对身旁的小弟说道:“秦攸,带他下去,收拾收拾干净送到金光瑶那儿。”“是。”“至于你们几个……谢轻鸿,给我收拾干净了。”说完便转身打算离开。谢轻鸿问道:“多干净啊老大?”薛洋转过头,眼神中没有一丝波澜,“能多干净就多干净。”说完,两手插在裤兜里,不管不顾地走了。

在大路上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报了金光瑶所在酒店的位置,就坐在后座上玩起了手机。这片区域的都知道他薛洋,所以这次的司机也没有指望他会付车钱,拉到他薛洋只能认是自己倒霉。开到一家小店旁边时,薛洋突然叫司机停车,说自己要去买一点东西,要他在路边等他。司机也不敢说什么,只能应了他的要求。

等薛洋买完东西从小店里出来的时候,看见有两个人站在自己打的出租车旁边,好像在和司机商量着什么。站的稍微靠外的那个人穿着一身白衣,听见动静便抬头朝薛洋的方向看去。这人的穿着要是搁平常,薛洋一定会说是一身孝衣,大白天看到还不够瘆人的,指不定火气一大就上去揪着人家衣领挥拳头上去了,可是眼前这人却让薛洋有一晃的慌神,觉得像是天上的星宿下凡来揪他这个作恶多端的人对簿公堂。可是又好像在哪里见过,脑海中有一个差不多的身影一晃而过。

神仙的手在自己眼前晃了晃,薛洋才反应过来他在和自己讲话。“啊,不好意思,我刚刚走神了。你能重复下吗?”薛洋说完这句话都开始怀疑自己的脑子是不是出了问题,他这辈子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和别人这么好声好气的说话了。眼前人充满歉意地笑了笑,说道:“是这样的,这位同学,我和我朋友是外省回来的,打算去一个酒店会个朋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片这么难打到车,好不容易看见这路边停了一辆,就打算问问能不能载我们。结果司机说他在等人,我本来打算和子琛打个电话过去道个歉,结果他非要拽着司机问这车有几个人,不听还好,他一听就一个人,就说要等那人回来商量商量能不能拼车。”看薛洋皱了皱眉,顿了顿,又继续说道:“冒昧问一下,这辆车……是你打的吗?”薛洋不屑地耸了耸肩膀,说:“是。但是我一点也不想和你们拼车。”另外一个黑衣服的正好直起身子,朝薛洋这边看了过来。不知道为什么,薛洋一看那个穿着黑衣服的男子就觉得一阵厌恶。那个穿着白衣服的男子尴尬的推了推自己鼻梁上的眼镜,“啊,这样吗,那还真是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了……呃,那祝你路途愉快……”说完便转身朝那个穿着黑衣服的男子轻声说着些什么。“等一下!”薛洋朝那两人喊道,“算了,看你们挺可怜的,就和你们拼一拼吧。”那个穿白衣服的闻言转过身来,“那还真是多谢了。”薛洋看见那人眼里映着的落日余光,“在下晓星尘,若是你以后有什么我能帮的上忙的,就尽管开口。”薛洋挑了挑眉,他还是头一回见到一个第一次见面就自报家门的人,显然他后面那个黑衣服的明显也是这么想的。不过……星尘,还真是个配他的好名字。

上车后,司机尽职尽责地问了问晓星尘他们的目的地,薛洋本来坐在前座玩着手机,此时却鬼使神差地抬头看了看后视镜,看见他打开手机对着念道:“叫……四海藏娇?我记得我朋友和我说这是个酒店。”司机点点头,而坐在前座的薛洋挑了挑眉毛,退出了游戏,给金光瑶发了条微信。

“小矮子,爷问你个事。除了我之外你是不是还请了什么人。”用的不是疑问句的语气,金光瑶也破天荒的没有在第一时间回答他的问题。薛洋的嘴角勾起一丝笑容,这样做贼心虚,等以后哪天一定要讨回来。

司机在一个路口停下了,对后座的两个人说道,“……到了。”介于有两个外地人在,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叫薛洋,所以选择了朝向后排的两个人说话。不过显然后座的两个外地人并没有意识到他们两个本地人之间的尴尬,抢先付了车钱,说道:“今天真是谢谢你们了,如果没有你们,我和子琛还不知道能不能见到我朋友呢。”说完,就和那个黑衣服的打开车门下了车。当他听到身后传来的第二声关门声时,讶异的回了一下头。“真巧。”刚刚坐在自己前排的人此时也下了车,“我也被我朋友叫来了这家酒店。”他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当他的手伸过晓星尘的身前时,那个穿黑衣服的男子下意识的护了一下,但当发现薛洋只是伸手给安保递了一张卡时又讪讪的缩回了手。薛洋用余光瞥了瞥他的动静,不轻不重的说了一句,“心眼放宽点,小爷我看着不像什么好人这点分寸还是有的。你这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护媳妇呢看的这么紧。”转而又对安保说,“金小矮子的宴。”脸看起来和穿着黑衣服的男子一样黑的安保点了点头,放他们进去了。晓星尘皱了皱眉,大概是被薛洋的一番话戳到了什么痛处,说道,“他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有名有姓叫宋子琛,不叫什么你。”“成成成,我碍着你们小两口了,这就走,这就走。”抬脚就跨进了电梯,“您二位等下一台吧,不然又嫌我碍事。”

电梯门在眼前缓缓合上,宋子琛担忧的看着他的发小,刚打算开口问问,就听见晓星尘轻轻的叹了口气,“子琛啊,他……长得特别长我梦里的那个人。”

而同时,已经进了金光瑶定的包厢的薛洋看见恶友双手撑着下巴笑的一脸玩味,“怎么样,薛大少爷,是他不。”薛洋一拳砸在门板上,“是,不过……你是怎么知道的?”她的眼底带上了一丝锐利。金光瑶笑了笑,说,“诶,你可得了吧,从小我和你睡一块儿的时候就听你梦里嚷嚷什么道长道长。长大了你又天天搁我耳边叨叨今天又梦到了那个人他长得怎么怎么样,我能不知道吗。行了,我这回就是把他叫来看看你俩能不能当个朋友,一会好好吃饭,别看见旁边有个人就瞎吃什么飞醋。”“妈的小矮子你活腻了是不是!”薛洋咬着牙说道。金光瑶面色不动,依旧保持着一副清风霁月的微笑,动了动嘴角,说了句:“你猜猜?”

评论(16)
热度(50)
© 余铮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