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鬼渡双生

这里杜馀容
叫我阿容馀容都成OvO
混迹全职高手/魔道祖师/盗墓笔记等圈的小透明
日常沉迷张佳乐/薛洋/齐黑瞎
cp站双花/薛晓/黑花,然而我现在非常的杂食qwq
或者乐all/晓薛/黑all(bushi)
最近沉迷于颠茄和小F的美色不可自拔

【薛晓】你是我的小星星⭐

#新人上路请多指教#
#吃了好几口玻璃渣难过到妄图自己发糖#
#脑细胞已死不会取名系列#
#文不对题系列#
*ooc!ooc!ooc!大写加粗的ooc!
*私设如山我都不想写出来系列
*大概是无脑甜吧
*现代背景。。。?
*文笔已死,谢谢各位看官不嫌弃我的小学生文笔♡
啊惯例谢谢各位小可爱的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
给你们笔芯❤❤❤
大半夜码字困死我了
   

薛洋仿佛是梦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在床上猛地一颤,胸口剧烈的起伏着。环着他的晓星尘被他惊醒,半眯着眼迷迷糊糊的拍着薛洋的背,一边拍一遍柔声安抚:“阿洋乖,不怕,有我陪着你呢。”
    “道长。。。”薛洋带着一丝哭腔开口,“我。。。刚刚梦到。。。道长。。。你不要我了。。。呜。。。”
    晓星尘轻声笑了笑,“阿洋又在说胡话了。再说了,梦和现实是反的,阿洋可要做好我要跟你一辈子的准备呀。”
    薛洋委屈巴巴的泪眼对上晓星尘弯弯的笑眼,再看看他不禁意勾起的嘴角,方破涕为笑,又往晓星尘怀里钻了钻,对晓星尘还是有些低烧的身体皱了皱眉。晓星尘微微收紧了手臂,低头在薛洋的头发上吻了吻。
    被薛洋这么一闹,晓星尘也睡不着了,索性起身开了床头灯,胡乱拿起一本书来看,顺便把人往怀里再搂了搂。怀里的人在梦中念叨着“道长我好喜欢你呀”,晓星尘心情大好,像哄小孩一样轻轻拍着薛洋,在床头灯柔和的灯光下悄悄打量着他。明明已经看过不知多少次,但还是忍不住红了耳尖,扬了嘴角。
    过了许久,晓星尘想着薛洋已经睡熟,就轻手轻脚的下了床,到厨房准备做早餐。
    他刚把一个煎蛋翻了个身,就被人从后拥住。温热的鼻息撒在颈间,来人像只小猫般蹭着他,嘟嘟囔囔地在耳边不知在说什么。
    晓星尘在背上背了个人形挂件这样艰巨的条件下,做好了早餐。他坐在薛洋对面,托着腮看着眼前人。一举一动都仿佛在增加自己对他的爱意。
    “看什么看!没见过你薛小爷这么好看的男人不成!”薛洋在晓星尘的注视下脸也微微发烫,但还是装作恶狠狠的说道。复而又小声念叨:“再好看我也是你的人了真是便宜你了。”
    晓星尘忽然放下手中的碗筷,捉着薛洋的下巴就亲了上去,再不怀好意的啃了啃他的双唇。
    “道长!”薛洋推开他,“你之前被我害得都生病了,至少在你好彻底之前我不会再碰你了!”
    晓星尘一时语结,涨红了脸,显然是没想到他还在自责。薛洋看晓星尘脸红红的,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急忙手足无措的拉过晓星尘抱在怀里,一下一下的啄着晓星尘的双唇和脸颊,想着如何哄好他。
    “阿洋。。。”晓星尘别过头去,红着耳根说道:“其实。。。你完全不用自责的。。。是我说不用的。。。”
    薛洋把头闷在晓星尘的发间,轻轻应了一声。

    晓星尘看着一脸干了坏事的表情的薛洋,连忙回卧室看看出了什么事。
    两套大红的喜服平摆在床上,一件的袖口上绣了个洋字,另一件上绣了颗星星。再仔细一看,那件绣了星星的喜服上用极细极细的金线绣了好些星星。
    “道长。。。可会嫌我的小心思?”薛洋倚在门框边问到。
    晓星尘没有说话。
    薛洋有些着急,“这喜服是我找最好的工匠做的,料也是最好的,道长你不要唔。。。”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人以吻封了口 。
    “阿洋,我爱你,心悦你,想要和你永远在一起,生生世世都是。而我现在一想到能和你共度余生,就对这余生充满了期待。
    “我坠入了与你的爱河,从此载沉载浮,都不想上岸。无论波平浪静,还是惊涛骇浪,我都不会与你分开。
    “想陪你走马看天下,细雨绵绵中看烟波浩渺,藏南崇山处寻桃花灼灼。想在阳光刚好的时候,用锅碗瓢盆变出一顿你喜欢的早餐。想靠在你怀里,窗外的蝉鸣是背景音,你的心跳声才是主角。就这样温温柔柔地,细水长流。
    “当我们老了,一起出门,我还想和现在一样,与你手拉手,有说有笑,和现在一样。”
 
  “他们说 ,青山是否妩媚,还须看青山是谁,可我摇头,我见众生皆草木,唯你是青山。
    “我薛洋只此一心,叫做长情,要或不要,你看着办。
    “道长,我能为你,所向披靡。”

【上面那些腻歪不啦叽的情话(怎么可能是我写的2333)来自QQ空间情话墙的投稿,我稍微改了改qwq】
【情话侵删,但是好像大部分是书上的句子所以应该不会???】

评论(12)

热度(19)